在順豐房托登陸港股后,順豐的同城業務板塊——順豐同城,離港股只差一步之遙。6月30日晚間,順豐控股旗下杭州順豐同城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順豐同城”)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這離順豐宣布分拆同城赴港上市一事時隔僅一個月。著急上市背后,順豐同城仍背負著成本重壓。何時能扭轉虧損,這已成為即配物流行業的一道難解題。

離上市臨門一腳

順豐同城首次披露了三年經營的相關數據。財報顯示,2018-2020年,順豐同城營收分別為9.93億元、21.1億元、48.4億元,其訂單量在2020年也獲得大幅提升,增長至7.6億單。從臺體量來看,截至2021年5月31日,順豐同城急送臺注冊的騎手超過280萬名,注冊商家數量達53萬名,用戶數達1.26億。

跟據過往資料來看,2016年,順豐同城誕生于順豐同城事業部。2019年10月。其從順豐集團走出,開始獨立運作業務。2021年6月底,順豐同城遞交招股書赴港上市。嚴格來說,這家年輕的公司從真正獨立運營到奔赴資本市場,時隔不到兩年。

若以同行如UU跑腿、達達集團、美團、閃送等為參照物,順豐同城算是即配賽道的后來者。不過這也讓順豐同城獲得了諸多業務經驗。除了提供C端用戶所需的跑腿服務,順豐同城還服務于大品牌商家如喜茶、必勝客,以及中小商家,在運力緊張時期,順豐同城也會分擔順豐速運的落地配送服務。

“大山”強壓在背

事實上,即時配送業務憑借靈活的服務特,在2020年一場疫情中迎合市場無接觸需求,一時間迎來高速增長。一位即配臺的高管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即時配送在一線城市的接受度和滲透率很高,但因為疫情,這類服務開始被更多下沉市場用戶感知,從而加速了企業的業務拓展。

然而,從順豐同城,或是達達集團、美團的財報數據來看,人力成本和營銷成本一直是即配物流兩座“大山”。2018-2020年,順豐同城在騎手外包開支上分別花出10.5億元、21.1億元和48.6億元,占營業成本比重分別為85.4%、86.4%和96.6%。其營銷及推廣開支由2019年的3371.5萬元增長至2020年的1.11億元。而2020年達達集團、美團僅在騎手成本上就分別達到47.2億元和487億元。

在財報中,順豐同城提及,公司進一步優化騎手組合及成本結構對未來的盈利能力至關重要,以衡生產力、收入及福利,從而提升騎手表現和挽留騎手。公司將不斷優化運力池結構和成本結構,加強所有場景下騎手的調度安排。

何時扭虧為盈

在同城即配的牌桌上,頭部玩家要么仍在虧損,要么不斷融資,何時能扭虧為盈,局內人似乎心里也難有譜。資料顯示,2020年,達達集團凈虧損從去年的16.7億元擴大到17.05億元。而閃送在今年3月實現1.25億美元進賬,這已經是其第11輪融資。

順豐同城對未來也有著危機感。其在財報中坦言,由于未來需要提升配送服務能力,開發推出新服務,擴大現有市場的客戶群并打入新市場,公司的成本及支出未來可能會增加。從2018-2020年,順豐同城年內虧損及綜合虧損總額分別為3.3億元、4.7億元、7.6億元。而毛虧損分別為2.3億元、3.4億元、1.9億元。

此外,借助疫情帶來的增量,即配需求還能維持高位多久,順豐同城在財報中也表達了審慎態度。其表示,市場飽和、對產品服務需求減少、競爭加劇、未能吸引新騎手等原因或會影響臺的訂單增長。值得注意的是,順豐同城目前主要依仗大客戶收入。財報顯示,2018-2020年,前五大客戶占總營收比例分別為67.7%、67.1%和61.2%。最大客戶收入占比在2020年達到33.6%。

在財報中,北京商報記者發現,順豐同城正試圖提高其他業務增量,即配主營業務營收占比由100%略微下降至99.97%,144.6萬元這部分其他收入主要與線上團餐服務臺有關。為了擴大業務面,據了解,除了為企業團餐“豐食”臺提供配送,6月底順豐同城還接入了微信物流服務體系,來切入各類小程序商家。

快遞專家趙小敏認為,預計得歷經3-5年時間,即配市場才會真正成熟,企業必須具備強大的數據技術支撐、精細化運營和足夠的資金實力。而對順豐來說,其細分業務板塊相繼登陸資本市場,將成為必然之勢。

北京商報記者 趙述評 何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