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工首日,快狗打車便成功通過了港交所上市聆訊。2月7日,北京商報記者在港交所官網查詢了解到,中金、UBS、交銀國際、農銀國際將為快狗打車的聯席保薦人。

在更新的聆訊后資料中,2021年前三季度快狗打車無論是毛利率還是業務收入,僅僅只能用“穩住”來形容,而凈虧損還在擴大。更為醒目的是:快狗打車的月活和訂單量出現雙下滑,其歸因于滴滴貨運入局的沖擊。問題是,當越來越多滴滴貨運們覬覦同城物流市場,快狗打車的解釋還能立住嗎?

擴張路上遇勁敵,月活與單量雙下滑

離上市只差臨門一腳,快狗打車仍未擺脫激烈競爭導致市場遭受擠壓的焦慮。

招股說明書顯示,2021年5-11月期間,快狗打車中國內地均托運人月活躍用戶數量由去年同期的56.95萬名下降至48.36萬名,直減8.59萬。月均托運訂單數量由214.77萬單下降至195.17萬單,訂單量下跌了19.6萬單。此外,交易總額也因此縮水了約3570萬元。

縱觀貨運市場的競爭時間點,快狗打車上述數據下滑的時間,正是滴滴貨運“搖旗吶喊”搶占市場的時間。兩者的節奏多少有些“不謀而合”。

針對臺月活和單量的下滑,快狗打車特別提及“一家主要移動技術臺”于2020年6月進入市場并在2021年4月搶占北京、上海及成都等公司主要區域市場,從而加劇了競爭。

盡管快狗打車在最新聆訊后資料集中并未點破是哪家公司,但在同一節點作出相同動作的僅有滴滴貨運了。資料顯示,2020年6月底,滴滴貨運上線,首批試點城市包括杭州和成都。隨后,北上廣深等城市也相繼開通貨運業務。

招股書顯示,滴滴進入貨運市場與快狗打車正面交火后,直接對后者的托運人月活躍用戶數、訂單量和交易總額產生了沖擊。

新人一入局便能攪起水花,從側面也印證著網絡貨運臺以低價搶占市場的手段依然奏效,與司機、貨主和用戶的聯結未如想象般深入。一位常使用貨拉拉運輸食材的貨主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滴滴貨運剛進入時,發了很多1折、5折不等的優惠券,而貨拉拉的優惠時有時無,所以通常會比較兩個臺的價格下單。

此外,記者還從一位臺從業人士了解到,臺下發優惠政策主要是為拓展新市場或者鞏固重點市場,而對于覆蓋密度較深的城市則不會予以很多優惠傾斜。

無論是后來者攪局,還是與市占率第一的老對手貨拉拉較量,快狗打車面臨的競爭壓力有增無減。根據招股書內容,快狗打車的業務主要分為臺服務、企業服務和增值服務三類。2018-2020年,在中國內地,快狗打車臺服務收入逐步超過企業服務,于2020年占據了總收入的34.7%,為1.84億元,企業服務占比則從41.5%跌至17%。而在2021年前三季度,快狗打車的臺收入占比下滑了2.5%,為31.4%。

總體來看,快狗打車臺業務收入占比在四年間保持在30%左右,只算是穩住了份額。

連續三年虧損,抽傭率連漲至11.7%

從整體來看,在2021年前三季度,快狗打車收入為4.73億元,同比增長27.2%,毛利為1.7億元,毛利率為36%。從幾年來看,公司收入和毛利率均呈現穩步上升趨勢。2018-2020年,快狗打車營收分別為4.5億元、5.4億元和5.3億元,毛利率分別為23%、31.6%和34.6%。

不過,公司仍未走出虧損。在2018-2020年間,快狗打車虧損凈額分別為10.7億元、1.8億元和6.58億元,截至2020年及2021年9月底,虧損凈額分別為4.7億元和3.93億元。

在現金流角度,快狗打車2021年前三季度經營活動所用凈現金虧損2.55億元,較之去年同期的1.26億元有所增長。為此,快狗打車也在招股書中強調公司仍擁有融資能力,包括2021年控股股東58到家以股東注資的2.99億元,以及58到家與若干投資者完成的C輪融資4.1億元等。

另一方面,為了提升盈利能力,快狗打車也在不斷上調中國內地市場的抽傭率。2021年前三季度,中國內地抽傭率達到11.7%,去年同期為9.3%。而2018-2020年,抽傭率從5.8%提升至9.8%??旃反蜍囌J為,抽傭率的提升對公司毛利率的提升產生了促進作用,這也意味著臺定價能力增強。

事實上,抽傭手段如同網絡貨運臺拓展市場的一根價格杠桿。除了快狗打車,貨拉拉、滴滴貨運等均對訂單有不同程度的抽傭。同時,為了吸引司機入駐搶占市場,抽傭還會和會員體系相綁定,司機繳納更多會員費,臺會調低或減免抽傭。而司機和用戶群體的擴大,又會增加更多交易收入,臺也將在會員費和傭金中獲得更多利潤。

監管趨嚴,野蠻生長收尾

同城貨運企業正加速擁抱資本市場,但各種漏洞層出不窮。2021年2月一場用戶跳車事件以及會員費漲價消息,將貨拉拉和整個同城貨運行業卷入了輿論風波,不透明抽傭等經營手段遭遇警示。

隨即,2021年4月底-2022年1月底,貨拉拉、滿幫、滴滴、快狗打車等網絡貨運臺相繼被數次約談,要求降低過高抽成比例,規范自主定價行為,在制定會員費等經營策略時,公開征求司機、行業協會的意見建議,并提前一個月向社會公布。

如今,同城物流市場已越發擁擠。與滴滴入場同年,滿幫在2020年收購同城貨運企業省省回頭車,并以“運滿滿”為品牌進入該賽道。而在2021年底,市場又傳出美團測試貨運物流業務“卓鹿”的消息。根據公開信息,該業務將與美團買菜等同城配送服務進行結合,還打出了沒有信息費、會員費等噱頭。與此同時,貨拉拉的上市傳聞也未曾間斷,指出貨拉拉計劃將從美股轉移至港股。彼時,其相關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回應稱暫無此計劃。

“在更趨規劃的競爭環境下,同城網約貨車服務市場被資本催生野蠻生長的發展階段正在收尾,雖然資本補貼仍是有效工具,但臺企業更需要聚集商家和貨主等的真實需求,并推進部分一二線城市服務標準化,提升服務體驗和品牌效應,積極尋求與超級流量臺建立深度合作,挖掘長尾市場,這也是快狗打車需要去做的。”物流行業專家楊達卿向北京商報記者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網絡貨運行業規范將進一步完善。據了解,2021年12月,國務院印發《“十四五”市場監管現代化規劃》指出,將完善網約車、共享單車、汽車分時租賃、網絡貨運等交通運輸新業態監管規則和標準,引導臺企業提升服務水,吸引更多經營者線上經營創業。(北京商報記者 何倩)

標簽: 快狗打車 凈虧損 月活與單量 雙雙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