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是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后的最后一年,目前距離過渡期結束只剩下四個月時間,銀行理財市場的凈值化轉型已進入沖刺階段。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在新的銀行理財估值要求下,銀行理財產品的凈值波動肯定會變大,投資者應該有一定心理準備。此外,銀行為迎合投資者“求穩”的心態,可能會降低高波動資產的投資,從而影響產品收益率。

銀行理財產品凈值波動將變大

市場傳來銀行理財產品估值被加強監管的消息。據報道,監管部門已要求六大行在今年年底過渡期結束后,不得再存續或新發以攤余成本計量的定期開放式理財產品;對于理財產品2021年9月1日之后新增投資資產,均應優先使用市值法進行公允價值計量,暫不允許對除未上市企業股權外的資產采用成本法估值。對于已適用成本法估值的理財產品存量資產,應于2021年10月底前完成整改。

業內人士認為,銀行理財產品估值方法轉換后,理財產品的底層資產估值將真正隨市值波動,銀行理財產品的凈值波動將變大,會更像債券型基金,銀行理財產品很可能降低高波動資產的投資,導致理財產品的收益率有所下降。

有銀行專業人士預計,在新的估值要求下,銀行理財產品很可能主動下調高波動資產的配置比例,運營目標往公募基金的貨產品靠攏,但這肯定會影響到產品的收益率。目前,主流貨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在2%~2.4%之間波動,而類似的銀行現金類理財產品收益率明顯高于這一水,不少都超過3%。

“偽凈值”產品將受到嚴格監管

資管新規發布后,保本型銀行理財產品已逐漸退出歷史舞臺,越來越多的銀行理財產品已經像基金那樣凈值化了,但不少投資者心里依然存有銀行理財產品“剛兌付”的幻想。

多名銀行業內人士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為了迎合市場和投資者,有些銀行理財產品明修“凈值”棧道、暗度“保本”陳倉,實質上是披著“凈值”外衣的“偽凈值”產品。目前看,不少銀行理財產品的凈值波動明顯較小,甚至沒有,這主要是通過對部分資產實施攤余成本法或成本計價來計算的。一旦產品的成本法計價受到限制,銀行理財產品的低波動可能受到挑戰。

據了解,2021年以來,在理財產品進行凈值化轉型期間,監管除了著重加強對理財業務的存量整改,對增量的凈值型產品也進行了檢查。7月13日,首次有銀行因為“凈值型理財產品估值方法使用不準確”收到銀保監會的罰單。

招商證券研報指出,銀行理財估值不規范的現象普遍存在,攤余成本法估值有被濫用之嫌。這有悖于資管新規公允價值計量的原則,也不利于銀行徹底打破剛兌付。攤余成本估值理財產品規模大幅增長也容易積累風險,不利于銀行體系的穩健經營。研報認為,參照公募基金做法,盡量采用市值法估值應是大勢所趨。

六大行凈值化改造進展存差異

日前,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發布的《中國銀行業理財市場半年報告(2021年上)》(下稱《報告》)顯示,2021年上半年,銀行理財產品凈值化進程有序推進。截至6月底,凈值型理財產品存續規模20.39萬億元,占比79.03%,較年初和去年同期分別提高11.75和23.90個百分點。但是,大型銀行的凈值化改造還有較大空間。Wind數據顯示,目前6大國有行合計存續產品達6733只,其中凈值型產品數量為1378只,占比為20.47%,比例并不高。可見在監管要求下,6大行剩余5000多只理財產品向凈值化轉型有望加快。

具體來看,目前建行存續產品數量最多,達2326只,其凈值型產品占比僅有5.37%。而凈值型產品占比最高的為工行,共有1443只產品,凈值型產品已達859只,占比超過50%。這表明,六大行之間在凈值化改造的進展方面也存在很大差異。

數據顯示,從投資資產來看,截至2021年6月末,銀行理財投資的資產約28.66萬億;其中,債券19.29萬億,非標3.75萬億,銀行存款2.77萬億,權益類1.17萬億。銀行理財持有的債券里面,利率債(政策金融債、鐵道債匯金債為主)1.76萬億,同業存單3.0萬億,銀行資本工具約3萬億,其他信用債合計11.5萬億。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在新的銀行理財估值要求下,銀行理財產品的凈值波動肯定會變大,投資者應該有一定心理準備。此外,銀行為迎合投資者“求穩”的心態,可能會降低高波動資產的投資,從而影響產品收益率。文/本報記者 程婕 統籌/余美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