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道,今年下半年以來,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四大一線城市多家國有行、股份行及城商行房貸額度趨緊,貸款周期拉長,放款需要排隊等待,甚至出現對二手房停貸的現象,銀行對資金來源和資質審批也趨嚴。

對樓市來說,調控力度大小最鮮明的標志之一,就是房貸的松緊。房貸收緊,意味著政策真正從嚴,市場環境偏緊,市場調節的余地很小、空間很窄。從一線城市的情況來看,在房貸資金方面,政策已經明顯偏緊,銀行通過市場手段投放房貸資金的空間越來越小,能夠支配的房貸資金數量越來越少。因此,對購房者來說,要想獲得房貸資金,不僅難度會加大、金額會縮小,而且獲得資金的時間也會延長。一些城市出現對二手房停貸的現象,也屬正常。

只是,每當出現房貸資金緊張的情況,就拿剛需“出手”,就減少對剛需的貸款額度,還是讓人有點難以接受的。因為,樓市調控的目的,并不是遏制剛需,而是炒房。如果銀行持續拿剛需“出氣”,就是變相地與樓市調控政策對抗,是政策執行存在問題,也是貨政策傳導機制不暢通的表現,必須予以糾正。

管理層在安排信貸資金,包括房貸資金規模時,已充分考慮到了居民購房的實際需要,政策設計已向剛需有所傾斜。之所以會出現房貸資金緊張的問題,主要是銀行扭曲了政策的設計意圖,將本應用于剛需的房貸資金,用到了其他方面,特別是炒房者和住房過度投資者。如不時被查出的經營貸、消費貸資金轉道到房地產領域,就是典型的扭曲樓市調控政策的行為。因此,面對一線城市出現的房貸資金緊張問題,還是要從監管入手,加大對資金使用情況的監督檢查,防止資金被銀行轉道到其他方面,如開發貸款、炒房等,確保資金不被挪作他用,而是最大限度地保證剛需購房需求,滿足普通居民改善住房條件需要。

樓市調控的根本目的,就是穩定房價,而穩定房價的根本目的,就是穩定居民購房預期,讓居民不要脫離實際購房、不要透支消費能力,從而實現家庭消費支出的合理化、科學化、均衡化,有效發揮消費對經濟的拉動作用。銀行如果把房貸資金挪用到炒房等方面,必然加劇房價的不穩定現象,讓居民的購房預期更加處于恐慌狀態,甚至助長居民非理搶購住房。如此一來,對消費潛力的影響就會很大,就會對實現國內大循環產生不利影響。因此,銀行必須規范自身行為,真正融入樓市調控大局,認真執行樓市調控政策。

對一線城市出現的房貸資金緊張問題,監管部門應當迅速介入調查,檢查分析房貸資金緊張的原因,一旦發現問題,要迅速糾正,防止其蔓延到其他城市,造成整個樓市的恐慌、造成居民購房心理的恐慌,最終又帶來房價的上漲。毫無疑問,在構建新發展格局、實現國內大循環、走共同富裕之路的關鍵時刻,是不能出現這樣的現象的,是必須有效維護房價的穩定的,是必須保護剛需購房者利益的。

要解決一線城市房貸資金緊張的問題,決不能通過增加房貸資金額度來解決,那正好中了銀行的圈套,會讓銀行產生僥幸心理,讓銀行更加慣于用制造資金緊張矛盾來對抗政策、與政策博弈。只有通過檢查,將房貸資金緊張的問題弄清楚,并對違規銀行實施嚴厲處罰,使房貸資金回歸正道,樓市調控效果才會真正體現,廣大居民的情緒才會穩定,房地產市場才會越來越健康、秩序越來越規范。(譚浩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