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位布局“舌尖”上的百億級產業集群,汕頭展現前所未有的雄心。2022年汕頭市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圍繞打造糧蔬、水產、畜禽3個百億元級產業集群,建成澄海獅頭鵝省級現代農業產業園,爭創國家級現代農業產業園。這是汕頭立足自身農業產業資源稟賦、特色亮點,逐步明晰的新方向、新目標。

汕頭獅頭鵝產區集中于澄海區,經過數十年的發展積累,獅頭鵝飼養量、種鵝存欄量、鵝苗生產量等具有很大優勢。獅頭鵝已成為當地農業特色品牌和重要支柱產業,形成種鵝繁育、種蛋電孵、鵝苗銷售、肉鵝飼養、冰鮮配送、鹵制加工、羽絨加工等完整精細的產業鏈。數據顯示,2021年澄海獅頭鵝全產業鏈年創值35億元。

競逐特色產業新賽道

汕頭澄海區是國家級禽畜遺傳資源保護品種“澄海系獅頭鵝”保種育種最大基地,也是廣東省獅頭鵝最大的產區?;仡櫝魏^r業產業的發展進程,獅頭鵝產業從數十年前農戶散養、技術落后的狀態,到如今集聚成鏈、插上數字化“翅膀”,成為澄海區拳頭產業。

年來,澄海區積極謀劃獅頭鵝全產業鏈,大力推進獅頭鵝品牌和“12221”市場體系建設,著力培育一批獅頭鵝大師、一批獅頭鵝名店、一批獅頭鵝龍頭企業、一批獅頭鵝電商、一批獅頭鵝產業基地、一批獅頭鵝合作社、一批獅頭鵝產業鏈配套企業等,以一業火,帶一地紅,促百業旺。在這一過程中,通過政府引導、項目支持、技術指導、產業拉動等措施,澄海區引導全區獅頭鵝產業向園區集聚發展。目前,澄海區已集聚十多家有實力的獅頭鵝經營主體,并有超千戶農戶參與獅頭鵝產業發展。

2020年6月,澄海區獅頭鵝產業園被列入2020年第一批省級現代農業產業園建設名單。此前,根據《2019—2020年全省現代農業產業園建設工作方案》《關于推進廣東優勢產區現代農業產業園建設的工作方案》,廣東省農業農村廳組織啟動了2020年優勢產區和特色產業現代農業產業園申報、核查、評審工作。澄海區獅頭鵝產業園等23個產業園入選2020年第一批特色產業現代農業產業園建設名單。

一個超級產業集群的崛起,意味著區域經濟規模的加速擴張。據悉,澄海獅頭鵝產業園建設總面積170.81方公里,覆蓋澄海區隆都鎮、蓮華鎮、鹽鴻鎮、溪南鎮、鳳翔街道5個鎮(街道)。園區內計劃建設獅頭鵝現代化屠宰加工冷鏈配送項目,總投資10324.55萬元。重點建設澄海獅頭鵝集約化生產項目,實現以現代化屠宰加工為中心的集養殖存欄、鵝鹵制品加工、銷售宣傳、倉儲物流于一體的現代示范家禽業項目,做大做強獅頭鵝產業。

同時,依托汕頭市白沙禽畜原種研究所、廣東省農科院等科研單位,進行獅頭鵝品種引進、良種繁育推廣和資源保護,大力推動實施廣東省農業農村廳主推品種獅頭鵝和主推獅頭鵝飼養管理技術,不斷提高當地品種的種用價值和商品市場價值,為標準化養殖示范區提供健康、高效的獅頭鵝鵝苗。建設潮鵬獅頭鵝良種生態繁育基地升級改造項目,項目運用現代科技支撐,使鵝舍的溫度、濕度、光控、喂養等實現自動化,提高效率;孵房設備升級改造,提高出雛率和健雛率,使整個養殖基地高度自動化,更加生態環保,產生更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精密智控技術“鎖”住香味

年關將至,在位于澄海區蓮下鎮北村的長豐工業區,廣東熙望食品有限公司無菌自動化鹵制加工生產車間一派熱火朝天的工作場面。機器轟鳴聲中,陣陣鹵香味撲鼻而來。一件件鹵鵝預制菜從車間到包裝間,再由貨車送抵各地,環環相扣、秩序井然,讓各地食客足不出戶就能品嘗到美味鹵鵝。

打造“舌尖”上的百億級產業集群,鹵制加工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對于澄海獅頭鵝來說,從孵化到飼養到養殖到宰殺,還需經過這一道重要工序才能變成餐桌上的美食。

在傳統印象中,鹵鵝的制作過程都是以人工為主,并且需要多人配合才能完成,過程十分復雜與繁瑣。而這道工序的關鍵——鹵水制作往往依靠鹵鵝師傅的技術、經驗以及秘方傳承。因此,容易出現味道的偏差以及手藝失傳的情況。

澄海鹵鵝制作技藝非遺傳承人、澄海區日日香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創始人余壯忠,就是一名鹵制好手。他告訴記者,獅頭鵝本身又大又肥,用來鹵制非常合適。除了上等醬油之外,他還將桂皮、八角等十余種配料制成鹵料包,專門用來鹵制獅頭鵝。

在日日香的鹵制間,偌大的鹵池中浸泡著數只獅頭鵝,鹵池上方設有橫桿和若干掛鉤。余壯忠說,鹵制獅頭鵝需視鵝齡而定,年齡越小的鵝越易上色,如果是養了3年的老鵝,最少要鹵制3小時才能入味。

此外,鹵制獅頭鵝不是把鵝放進鹵水中一泡了之,負責鹵制的師傅必須時時守著,每隔20分鐘把鵝吊起離湯,掛在掛鉤上約5分鐘,排掉其體內的血水后再放入鹵水中,并多次翻轉。“如此,鹵制好的獅頭鵝才會更加入味。”余壯忠說。

在澄海區獅頭鵝產業園建設省級現代農業產業園項目中,獅頭鵝深加工自動化生產線尤為引人注目。這一現代化生產工藝,能夠讓鹵鵝這項傳統技藝走向標準化、規范化、產業化,又不失傳統的味道。

據廣東熙望食品公司生產車間有關負責人介紹,公司鹵制加工的獅頭鵝,從品控、化驗、稱重、清洗、飛水、鹵制、預冷、真空包裝、速凍、冷凍貯存等工藝流程都由技術人員和現代化設備合力完成,利用精密智控技術“鎖”住獅頭鵝原有的香味。

標準化、規范化、產業化加速獅頭鵝鹵制產品加工流程。“我們根據訂單需求量,一天加工制作的鹵鵝都會在次日早晨發配冷鏈物流到廣州、深圳等地的連鎖門店,讓更多人及時品嘗到產自澄海的新鮮鹵鵝,進一步打響澄海獅頭鵝品牌。”該負責人說。

品牌美譽度支撐發展雄心

品牌是獅頭鵝核心價值的體現。澄海歷來重視獅頭鵝品牌的打造和維護,由此支撐起打造百億級畜禽產業集群的雄心。

去年9月,廣東省慶祝2021年中國農民豐收節活動開幕,為推動潮汕地區獅頭鵝產業發展,澄海區發起了“千鵝送千村喊全球僑胞吃獅頭鵝”行動。為擴大品牌影響,汕頭還積極組織各經營主體參加國際農產品交易會、農博會、食博會等展示展銷活動,宣傳推介獅頭鵝等澄海名特優新農產品,提高美譽度。

據介紹,2020年6月,澄海獅頭鵝入選廣東省名特優新農產品名錄,2021年7月澄海區被認定為廣東省澄海獅頭鵝特色農產品優勢區,9月入選全國名特優新農產品名錄,同時也是“粵字號”農產品。

值得一提的是,汕頭還制定了《獅頭鵝(肉用鵝)飼養技術規范》《獅頭鵝(種鵝)飼養技術規范》《獅頭鵝》《獅頭鵝種蛋機電孵化技術規程》4個農業地方標準和《澄海獅頭鵝鹵制技術規范》團體標準,確保獅頭鵝養殖、鹵制技術的標準化、規范化,進一步規范獅頭鵝產業發展,促進產業良發展,奠定澄海獅頭鵝在全國鵝界的領先地位。

2021年12月9日,汕頭澄海獅頭鵝(鹵鵝預制菜)首發出口發車儀式在廣東心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舉行,隨著一箱箱澄海獅頭鵝預制菜產品被推出倉庫、裝上跨境物流運輸貨車,宣告澄海區獅頭鵝預制產品成功出口,實現歷史突破。

當前,借力RCEP國際合作新機遇,在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下,澄海正合力打通出口通道,推動澄海獅頭鵝走出澄海、走向世界。澄海區農業農村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借助本次出口國際市場機遇,澄海獅頭鵝產業鏈條發展將對標國際化,推動澄海獅頭鵝產業發展再上新臺階。

2021年12月16日,澄海獅頭鵝預制菜再次打通出口通道,搶灘泰國市場。進口方泰國佳銘發貿易有限公司系汕頭澄海籍鄉賢在海外創辦企業。“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汕人,有潮汕人的地方,就應該有澄海獅頭鵝。”泰國商會會長陳賢得認為,澄海獅頭鵝成功出口泰國,承載著無數泰國僑胞對家鄉味道的向往和期待。不僅為海外潮人提供了美味食糧,還提供了“精神食糧”,增強了泰國華人華僑對祖國的文化認同感。

特寫

新生力量支撐養鵝產業夢

走進位于澄海區隴都鎮后溪村隆樟路旁的金濤合作社,鵝群分群而聚,叫聲此起彼伏。隴都鎮青年、金濤合作社經理金書濤正在圍欄外認真觀察獅頭鵝的生長狀態。

健談,是金書濤給人的第一印象。“我父親年輕時就養獅頭鵝。與父親一起看鵝、趕鵝,是我童年最美好的回憶。”他說。

在養殖獅頭鵝這門較為辛苦的“老行當”中,往往鮮見年輕人的身影。濃厚的家鄉情懷,讓本計劃留在大城市的金書濤選擇回鄉,成為一名新型農民,與父親一道做大獅頭鵝生意。

從小對家鄉味道頗感自豪

1994年出生的金書濤,從6歲開始就對獅頭鵝有了較深的印象。那時候,無憂無慮的他喜歡跟小伙伴在村里的小溪游泳,半路上經常會看到農戶在趕鵝。這群調皮的小伙伴,會驅趕它們到小溪里洗澡。

“那時候絕大多數農戶一般都散養少則10只,多則數十只獅頭鵝。年紀小小的我看到體型龐大的獅頭鵝,還挺害怕的。”金書濤回憶說。

盡管如此,有一次他與小伙伴在小溪里游泳,看到正在洗澡的獅頭鵝后,隨即潛下水去偷偷拉拽鵝腳,把鵝嚇了一跳。這件事惹得農戶上門投訴。一想到小時候的事,金書濤就覺得很懷念。

金書濤12歲時,家里開始養起了獅頭鵝。他幾乎每天都會去籠子里瞧一瞧、喂養可愛的鵝苗。“從那時起,我越來越熟悉它們的,時常替父母把鵝趕去河里洗澡。”他說。

2007年,金書濤家里的養鵝場增設了屠宰場,向飯店或酒樓供應宰殺清洗好的獅頭鵝。在父母忙著殺鵝燙鵝時,金書濤兄妹二人就幫忙剔光鵝毛孔里的細毛。“父母一年到頭只在除夕、年初一和初二三天休息。我也在那時候感受到,要把這門行當經營好,確實需要付出很多。”

2013年,金書濤考到廣州讀大學,學工商管理專業。每當假期結束,父母總是細致地把整只獅頭鵝砍成塊、分裝好,讓金書濤帶回學校與同學、老師分享。每當看到大家津津有味地吃著家鄉特產,金書濤由衷感到自豪。

“一個地方的代表吃食,不一定要太奢侈,但一定要有家鄉的味道。鹵鵝看似普通,卻讓我記住了家鄉的味道,也記住了回家的路。”金書濤感慨地說。

因父親一通電話決定返鄉養鵝

2017年大學畢業后,金書濤開始在廣州找工作,一時間陷入了迷茫期。幾個月后的某一天,父親金紹足突然打電話給他,促成他作出返鄉的決定。

“當時,家里的獅頭鵝生意越做越大,但因文化水不高,總是覺得有點吃力。”金紹足告訴記者,他認為在外打工不如回家鄉發展,于是打電話問兒子是否愿意回來幫忙做獅頭鵝生意,“我給了他5天時間考慮,沒想到他只花了一個晚上就考慮清楚了。”

實際上,在掛掉父親電話的片刻,金書濤仍一時間拿不定主意,于是向許多同學和朋友征求意見,得到了很多“只要敢想敢做,到哪里工作都一樣”“在外面上班也是打工,不如回家幫忙打理生意,上陣父子兵”等建議。

“我考慮了一晚,第二天就買了回家的高鐵票。”金書濤坦言,自己內心并沒有很大的落差,“父親已經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協助父親把生意做得更好,提升自家品牌知名度,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回到家鄉后,金書濤馬上調整好狀態,先從理論入手,買了幾本養鵝方面的書籍讀了起來。結合每天跟著父親到養殖場學如何喂鵝、與鵝相處等,四五個月后,金書濤就對獅頭鵝養殖以及產業發展有了較為清晰的認識。

每天凌晨零時開始,金書濤會和屠宰場十余名工人一樣到崗,兼顧跟進宰鵝環節。存欄區的獅頭鵝被趕進屠宰場,從鵝腳掛上鏈條到進機器褪毛,再到蜜蠟脫毛、分切內臟等工序,一只獅頭鵝從進場到屠宰完冷藏,不到5分鐘。

2017年,為了讓獅頭鵝的屠宰生產更加規范化,金書濤牽頭購入一批家禽屠宰設備,并聘有資質的環保公司對污水廢物處理設施進行升級改造。他的這些舉措,在當地同行中十分少見。

除了協助父親做大自家的獅頭鵝生意,金書濤還加入父親成立的澄海區金濤種養專業合作社,成為該合作社的經理。“合作社主要是幫養殖戶解決銷路問題。以前養三四千只還愁賣,加入合作社后,現在養七八千只也不愁賣。”合作社成員、養殖戶叔高興地豎起大拇指。

不僅如此,金書濤還積極尋求業內一些大品牌促成合作。例如,澄海當地有名的食肆日日香鵝肉飯店里熱銷的鹵鵝,貨源就來自他家。與此同時,他還通過線下宣傳和搭建電商臺,不斷開拓銷售渠道,推動澄海獅頭鵝產業發展再上新臺階。

標簽: 澄海獅頭鵝 全產業鏈 年創值 特色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