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消費互聯網的APP日活 、月活、使用時長等關鍵指標“出圈”之后,企業數字化轉型已成為互聯網行業內耳熟能詳的熱點詞匯。面臨產業互聯網帶來的新發展機遇,各類企業級應用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在各個行業。但是,應用市場的活躍僅是互聯網行業從下至上整體升級的冰山一角。隨著傳統企業借產業互聯網東風,逐漸深化數字化轉型,互聯網整體生態發展出現新的特征,驅動底層ICT基礎設施與時俱進,升級技術能力,深化行業理解,持續豐富互聯網生態建設。

互聯網生態發展新特征

隨著消費互聯網已影響千家萬戶,產業互聯網正遍及千行百業,數字經濟背景下,行業數字化升級,企業數字化轉型已是大勢所趨。在新的商業環境下,互聯網生態發展環境、發展路徑、發展策略和發展效果均呈現新的特征。

發展環境——資源服務化,能力模塊化,應用定制化

如果將抽象的互聯網具體化,多數人可能會聯想到一張縱橫交錯、點線相連的網絡。但是,與公眾的認知不同,互聯網的本質是一個層次分明的層級系統,從下至上包括三個層級。首先,基礎層包括兩部分,分別是偏重硬件的基礎設施和偏重軟件的基礎資源。當前,云計算已成為支撐數字經濟建設的底座,帶動底層軟硬件的解耦,互聯網底層資源(計算、存儲、網絡)也逐漸從產品化向服務化轉變。其次,中層由偏重資源整合的資源工具(如數據庫、云原生)和聚焦業務發展的能力工具(大數據、人工智能)構成。能力模塊化是其發展的主要特征,即通過將不同功能封裝成模塊,并提供不同接口,以實現敏捷、靈活的部署和交付。最后,通用型應用和專業型應用組成了互聯網系統的頂層。在產業互聯網背景下,由于各行業的數字化基礎不同,數字化進程存在差異,因此頂層應用需要更多結合行業特征和場景特點,提供更多定制化能力以適應企業數字化發展差異。

發展路徑——從“求同存異”到“因地制宜”

互聯網生態發展路徑正隨著互聯網由消費互聯網轉向產業互聯網演進而產生新的變化。現階段,互聯網發展正處在消費互聯網漸入瓶頸,產業互聯網方興未艾的更替期。互聯網生態焦點也逐漸從“求同存異”轉變為“因地制宜”。消費互聯網行業的生態建設,是以個人為中心,以互聯網內容/應用企業為主導。由于消費互聯網是以流量競爭為核心,因此發展路徑集中在求同存異,以滿足多數用戶的訴求來獲取流量,并引入伙伴以實現對消費者需求場景的全覆蓋來鞏固流量粘。在經歷了囤積需求流量、拓展渠道流量、創造差異流量三個階段后,消費互聯網行業格局基本穩固。幾家頭部互聯網企業通過構建生態,對內更好地實現資源集中,對外擴展企業的服務邊界,整體生態環境呈現出“幾支獨秀”的狀態。反觀產業互聯網的生態發展,是以企業為中心,廠商競爭集中在能力和服務。因此,主導廠商已不局限在互聯網內容/應用企業,而是下沉到更廣泛的IT廠商,如基礎設施廠商、云廠商、集成商等,生態環境呈現出“百花齊放”的格局。由于服務客戶的類型豐富,所處行業特點各異,因此生態構建需要結合行業屬,因地制宜訂制解決方案,不能期望“一招鮮吃遍天”。因此,廠商根據自己所處互聯網層級,引入合作伙伴,實現資源和能力的匹配,能力和服務的互補,服務和需求的契合。

發展策略——打通生態鏈,聯接生態圈

互聯網生態發展戰略,總體可以概括為“合縱連橫”。互聯網生態系統由縱向的生態鏈和橫向的生態圈組成。互聯網生態鏈更關注的是互聯網行業內部的生態建設,建設的重點是能夠“取長補短”。根據企業所處互聯網產業鏈的位置,通過引入合作伙伴,打通產業鏈上下游,進而更好地布局企業自身業務。生態的參與者,多以經濟效益為紐帶,目標是形成完整的業務閉環。互聯網生態圈更強調互聯網行業與外部其他行業的聯接,發展的目標是實現“相得益彰”。根據企業所在互聯網圈層的定位,針對業務場景和行業特點,融合不同行業合作伙伴的能力,打通互聯網不同層級,從而更好地服務行業客戶。生態的參與者,多是以企業定位和企業能力為基礎,目標是構建開放的發展環境。因此,生態鏈的本質是“完善”,生態建設更多考慮“0.5+0.5=1”,生態圈的核心是“賦能”,生態拓展更多聚焦“1+1>2”。

4、發展效果——“加法”跨界,“乘法”發展,“指數”升級

由于終端用戶(個人/企業)更多是通過應用軟件,逐步了解和體驗互聯網和不同產業的融合程度。因此,從最終用戶(個人/企業)的視角,結合互聯網系統層級,從上至下的觀察互聯網生態,可以看到互聯網數字邊界的擴張,即“互聯網+”模式的推廣,往往是通過頂層應用,結合行業特,演變為行業定制化應用,觸達更多行業內群體實現的。每當互聯網頂層應用通過加法完成一次行業跨界,集成的功能、聚合的伙伴、服務的終端,以及互聯網生態所覆蓋的范圍都將成倍增長。而倍數擴張的主體數量和業務內容將會產生指數級的能力和資源需求。在產業互聯網背景下,頂層應用逐漸從產品化走向服務化,基礎資源也逐步從物理資源轉變為抽象資源,進而帶動底層ICT基礎設施也從早期僅聚焦在輸出資源和技術,轉變為結合行業特征和企業數字化需求,提供廣泛的能力和臺。產業互聯網已一改消費互聯網的生態格局。如果說消費互聯網更像“獨木成林”,云計算的應用已通過分布式的能力,將“獨木”變成“森林”。而ICT基礎設施則是為整片森林的繁盛和生態的繁榮提供必要資源和能力的數字化土壤。

ICT基礎設施為互聯網生態建設提供數字化基座

互聯網生態的繁榮有助于參與數字化轉型的企業,以互聯網為媒介,以云數智能為工具,集合多方優勢力量,在數字化進程中實現“華麗轉身”。作為底層支撐的ICT基礎設施,不僅需要為企業數字化轉型提供基礎設施和基礎資源,更要成為助力互聯網生態繁榮的數字化基座。但是,當前能提供ICT能力的廠商卻往往面臨著技術升級與行業布局難以兼顧的矛盾。因此,打通數字化能力與行業應用的鴻溝,用領先的技術能力賦能行業發展,以前瞻的行業洞察指導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讓數字化和業務兩者并駕齊驅,將是ICT廠商持續賦能互聯網生態建設,助力企業完成數字化轉型的關鍵。

能力層面——培育兼具深度和廣度的數字化沃土

數字化能力的深度影響業務的高度。一方面,ICT領域技術和產品的升級,將為企業提供更強的計算、網絡、存儲等基礎設施,進而在基礎層提升企業的信息化能力。而堅實的信息化基礎,是企業日后數字化、智能化升級的第一步,將有效提升企業數智化升級效率。另一方面,云數智的協同發展,為互聯網生態發展持續提供資源和能力的保障。底層的硬件基礎設施,則是承載云資源和云能力的重要構成。因此,在ICT發展規劃中,既要突出云的作用,以云為導向去部署和升級ICT產品。也要考慮云計算與ICT設施的軟硬協同,讓ICT硬件和云可以相輔相成,更好地發揮云計算的效果。例如,年來華為在云計算領域成長迅速的原因之一,是華為云的背后是華為在ICT基礎設施領域的深耕和投入,將數字化能力不斷深化,從下至上構建統一、完整的數字化底座。華為在根據行業特點和客戶需求制定云策略的同時,不斷對服務器等硬件產品配套升級,以驅動云規劃的落地和云能力的實現。并建設智能數據中心為硬件安全、穩、可靠地運行提供良好的物理環境。

數字化能力的廣度影響服務的寬度。行業數字化轉型是覆蓋多主體,多圈層的系統的社會工程。因此,完備的ICT基礎設施,既是實現互聯網行業與其他行業相互合作及交融的前提。更是與其他生態系統,如:區域經濟發展、城市生態建設、自然環境保護等緊密聯接,共同實現互聯網生態邊界拓展的必要工具。例如,華為的基礎設施完備體現在:既有覆蓋數據中心L1到L3層的物理基礎設施,包括數據中心能源、數據中心計算、數據中心網絡等硬核設備;也有云上基礎設施,包括視頻、電商、游戲、在線教育等互聯網子行業的解決方案。

行業層面——深化業務理解、優化業務場景

業務理解:從互聯網系統層級看,雖然ICT基礎設施屬于互聯網底層,但仍需要對頂層業務深入理解,才能更好地匹配頂層應用,發揮其資源和能力價值。業務理解包括兩方面:首先,互聯網生態建設布局的中心,仍然需要著眼于最終客戶。因此,為明確客戶需求,ICT廠商的服務鏈和服務內容需適度延長,不能僅局限在后期部署,更應著眼于前期咨詢和規劃。其次,雖然產業互聯網覆蓋眾多領域,但ICT廠商仍要明確自身優勢,有針對地重點下沉到具體行業,了解行業特征,進而以點帶面,更好地推廣和復刻行業生態模式。例如,華為一直強調“以客戶為中心”通過升級“全棧”規劃能力,系統為客戶進行全局的ICT規劃,并聯合生態伙伴共同加入解決方案設計,形成獨到的生態建設策略。

業務場景:針對在數字經濟背景下,互聯網行業的新現象,如:大數據規模、多數據類型,和行業的不確定因素,如突然的大流量并發,高流量峰谷等特征。ICT基礎設施需要針對潛在業務場景,更好地準備相應方案,提供所需的底層資源,對不同業務場景的資源需求提供有效支撐。同時,ICT基礎設施在著眼于為數智化升級提供通用資源時,也需要結合行業特征及企業需求,提供個化定制服務,滿足行業客戶的發展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