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停止高顱頂審美PUA了》。前兩天,我關注的一個“變美”公眾號赫然打出了這樣的標題。沒等戳開文章,我就如機器人一般,腦海中自動浮現出了“高顱頂”的概念,其制造“頭包臉”效果的美學原理,以及幾位明星經典的高低顱頂對比圖。雖然不太想承認,但這正是幾年自己被社交媒體規訓的結果:我不僅知道高顱頂,還知道直角肩、精靈耳、漫畫腰、筷子腿……

有時候,忽然發現沒用的“知識”知道太多,也會有些恍惚。因此,這篇推送的真正沖擊倒不在于“高顱頂審美是不是PUA”,而在于陡然意識到:這些年,我們實在被灌輸了太過冗雜、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審美概念。

從頸紋深淺到“頭禿”與否,從小腿粗細到肩頸姿態,在越來越巨細靡遺的審美標準下,人們心底的容貌焦慮永遠蠢蠢欲動,我們離真正的“自我感覺良好”,似乎總差那么幾步。2021年2月,中青校媒面向全國2063名在校大學生的問卷調查就顯示,六成的人存在一定程度的容貌焦慮。

面對市場愈加龐大的“顏值經濟”,一些醫美機構也熱衷于推波助瀾,變容貌焦慮產生消費需求。值得警惕的是,當下的醫美整形中存在不少行業“跑偏”的亂象。其中最受人詬病的,是有意迎合畸形的審美偏好,開發一些令人瞠目的項目。比如,在頭頂打洞,注入骨水泥,以實現“顱頂增高”;通過“小腿肌肉阻斷術”,讓不夠纖細的小粗腿秒變“小鳥腿”。

這些“自殘式”醫美整形項目,有著不小的并發癥和后遺癥風險,一旦實施后也往往具有不可逆。現實中,一些醫美機構熱衷于夸大術后效果,對相關風險則輕描淡寫、一筆帶過。為了充分榨取容貌焦慮的市場價值,不少機構還會在營銷時將顏值與個人品質、未來前景等強行掛鉤,宣揚扭曲的價值觀。例如,把容貌不佳污名化為“低能”“懶惰”“貧窮”,將容貌出眾等同于“高素質”“勤奮”“成功”,炮制“人生苦短,早做早美”等廣告文案。

不難發現,當下無處不在的容貌焦慮中,并不只是單純的、自然生發的審美文化的體現,而是充滿著利益驅動的消費主義泡沫。商家對審美偽概念的濫用,對容貌焦慮的人為制造,不僅容易造成追悔莫及的醫美事故,還在渲染著愈發窄化、單一的審美標準,宣揚“顏值至上”的價值觀。更為嚴格、細化的監管正當其時,十分必要。

日,市場監管總局發布《醫療美容執法指南(征求意見稿)》,其中明確提出:醫療美容廣告屬于醫療廣告,不得制造“容貌焦慮”,生活美容機構等非醫療機構不得開展醫療美容廣告宣傳等。希望在這些更加明晰、嚴格的監管規定下,醫美機構的業務開展能夠回歸理,多提供科學意見、滿足合理需求,而不是隨意忽悠,把兜售容貌焦慮做成一項生意。

當然,歸根結底,對于各種奇葩的審美概念,買不買賬還看個人。盡管對于一陣陣洶涌而來的流行風氣,一句“不要在意”有時不足以按下心底波動,可盲目追風前,多一番質疑,多想想后果,卻不失為逃離容貌焦慮的有效途徑。

正如顏怡、顏悅在一場脫口秀中所諷刺的:女練成那么細的腰有什么用,難道是要組團去地鐵逃票嗎?仔細想想,其實很多莫名其妙火起來的審美標準,根本經不起推敲,也沒多少道理可言。因此,對個人來說,要想不為其所累,不妨多一些較真精神,在解構中充分揭示這些標準的狹隘和荒誕。

李康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