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拼多多發布了二季度財報,這也是就任拼多多董事長半年的陳磊交出的第一份考卷。

單季盈利幾乎是所有人都會關注到的一點。其次是年活躍用戶數達到了8.5億的高位。年活用戶增加的同時,季報又用月活躍用戶的新高證明了其用戶黏。與此同時,營銷費降了,研發費用增了。

市場及時給了這份財報一個正向反饋。當日拼多多納斯達克股價漲22%。但盡管如此,一些隱憂并非不存在:單季盈利可持續嗎,在營收及新增用戶均不及預期的情況下,增長故事是否真的到了天花板?拼多多真的要砍營銷嗎?

畢竟這是陳磊自黃崢手中接棒拼多多的第一份考卷,業內人士更看重的是通過財報去窺探陳磊時代拼多多的變化,或不變。

Q2是一個最恰當的時機

陳磊自3月從黃崢手中接棒拼多多,整個二季度是他上任后主導的第一個財務季度。

財報數據顯示,這已經是一個有鮮明陳磊風格的季度:

減營銷。拼多多本季度的營銷費用縮減至100億元,相比上一季度,營銷費用的支出降低了30億元。從比例上看,今年Q2營銷費用對應營收占比為45%。而去年二季度,這個數字為74.7%。

重研發。根據此次財報,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拼多多本季度的研發費用為18億元,同比增長39%,增長主要是由于研發人員的增多,招募更多資深研發人員,以及研發云服務費用的增加。

重社會責任。在不久前發生的鄭州暴雨期間,拼多多緊急聯動合作伙伴和2萬個多多買菜門店網點,向受災群眾提供了救災物資。拼多多還首期捐贈了1億元人民馳援河南抗災。

重農業科研。在財報的電話會上,陳磊宣布拼多多將投入百億設立“農研專項”,并擔任項目一號位。本季度及未來幾個季度可能有的利潤,均將優先投入至該項目,直至滿足100億總額。

砍去花拳繡腿的營銷,是謂務實;加大修煉內功的研發投入,是謂專注;對于農業科研的重投入,是謂長期主義的耐心與堅決。

事實上,后黃崢時代陳磊并不掩飾他的求變之心。他在財報電話會上表示,“我們的團隊處在新老團隊交接期,能不能以最快的速度調整戰略,我們的模式能不能適合5年,7年,甚至10年后未來的趨勢?我們會努力,但未來有更多不可預知的挑戰。”

是的,黃崢已遠。對于拼多多來說,Q2正是這樣一個最恰當不過的時機,可以用最不會說謊的數據,表明一種穩過渡已經完成,一些事情已經發生改變。

當然更具有意義的事情,則是觀察在陳磊時代的拼多多,到底有什么是不變的。

拼多多Q2財報真正的隱秘,公開的隱秘,正在于此。

為何執著于“重投農業”

回溯拼多多創業史,如果說巨額補貼是他的起家鋒鏑,那么,拼多多另一大基本盤就是農產品了。這幾乎是拼多多的底色。

陳磊接棒之后,可以看到,變的是術,而不變的道,則是農業基本盤。

在發布二季度財報的同時,拼多多同時宣布,將推出“百億農研”,投入100億元到農業科技的研究中。陳磊強調,“這個計劃不以任何商業價值和盈利為目的”,“所有二季度的盈利和未來任何可能的盈利都將首先被投入到這個計劃里,直到達到一百億的承諾”。

這幾乎是這些年來拼多多投向農業科研領域的最大一筆社會公益資金了。

拼多多為何如此重視農業?一個難以回避的疑慮時,作為傳統印象中的“落后生產力”,農業真的可以承載拼多多此等體量電商巨擘的雄心和未來嗎?

要解釋這個問題,可能至少需要兩個維度。

第一個維度,初心——也可以理解為拼多多起飛的基礎。陳磊在今年3月就曾表示過,“拼多多起始于中國廣袤土地上的一個個農產品”。

對拼多多稍有了解的消費者會知道,農產品不僅是拼多多賴以成名的基本盤,也是其相對其他電商臺的“比較優勢”。早在2019年,拼多多就成為了國內超大的農產品上行臺,這可能是它在各項電商指標中一直奪得領先的類別,證明了農產品之于拼多多的比較優勢。

拼多多的農產品奧秘也并不復雜,說白了就是在最初流量還很便宜的時候,做農業的商家利用了這個時機,低成本地做到“田間直發”。當你看到農民在田間直接通過拼多多向快遞員發快遞時,另一端的消費者在一線城市的高樓大廈中收到泥土氣尚存的農產品時,你大約就可以明白,農產品電商的革命意義何在了。

其他電商臺難道不想占領這個地盤嗎?當然想。但錯過了時間窗口,拼多多的農業似乎就這么一騎絕塵了。時至今日,拼多多當然不會輕易放棄農業這個基本盤。不僅不放棄,從Q2財報來看,他們還在加碼(下文還將提到這個問題)。

第二個維度,潛力。所謂潛力,正如陳磊所說,農業和農產品“是一個相對數字化率較低的領域”。拼多多很喜歡提一個“中國農業價值鏈”的概念。在這一語境之下,電商時代的農業和傳統農業已經不是一回事,是一個涵蓋了從種植革新、生產革新、流通革新到消費革新的全鏈條革新,價值鏈在革新中被放大,體量和想象空間遠遠超越了傳統農業本身,農業將能夠創造更長遠的價值。

拼多多很可能是中國互聯網巨頭中,將農業戰略地位放得最高的一家,毫不掩飾自己的“重農”本色。我感覺,拼多多對農產品電商的認識,其實超越了電商視角中的“流通本位主義”。這一點,從數據中可以體現。

今年上半年,拼多多農(副)產品訂單量同比增長431%,單品銷量超過10萬單的農(副)產品超過4000款,同比增長超過490%,可以說是拼多多財報中最有亮點的部分之一。

站在拼多多的角度,這兩個維度無疑是自洽的。而且,站在公司戰略角度來看,農產品電商的特殊還在于,它兼具著商業和社會責任的兩大屬

我們必須看到,在農產品電商作為一項生意的同時,它身上還附帶著共同富裕、鄉村振興、科技下鄉等社會責任因素。從某種程度上,拼多多選擇了自己最擅長的領域,來探索回饋社會的方式。對于拼多多這樣一家從上市之初就爭議不斷的公司來說,這無疑也是其回應外界質疑,拉高口碑最簡單、有效的辦法。但在戰略雄心與共富情懷背后,拼多多未來面臨的挑戰也是顯而易見的。

拼多多無處不在的挑戰

在拼多多堅持農產品電商本色的同時,這一戰略模式也正在被其他電商巨頭所復制,加碼農業幾乎成為了共同選擇。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拼多多必須回答這樣一個問題:他的農業電商和其他家有什么不一樣?如果大家都在做,拼多多如何維持他的“比較優勢”?

畢竟,無論就補貼農業,冷鏈升級,還是從田間到最后一公里而言,都不構成實質的護城河。黃崢今年3月在辭去拼多多董事長一職時就曾坦言:“過去幾年里拼多多對農業領域的貢獻主要還是在流通領域”。

對此,一個潛在的答案是:同樣是加碼農業,相比其他電商還停留在提升流通效率的層次,拼多多的加碼可能更為“硬核”。所謂硬核,拼多多的農業打法更強調科技導向,正如陳磊所言“將致力于推動農業科技進步,科技普惠”。而科技導向,這正是技術派出身的陳磊所擅長的,有可能構成真正意義上的門檻。

但是,所謂科技導向目前為止仍然是理論多于實操,如何證明拼多多可以拿出提升物流效率以外的農業升級方案,仍然有待于實踐檢驗。目前,我能找到的亮點是,拼多多期啟動了第二屆“多多農研科技大賽”,邀約全球青年農業科研團隊,在6個月內挑戰種出高品質、高產量的番茄。說實話,還是蠻期待這些用AI種出的番茄。

但總體而言,截至目前,這仍然是一個希望與未知并存的“盲盒”。更重要的是,這個盲盒的揭曉可能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拼多多需要的,是耐心和堅決。

所謂耐心,是基于農業的長期與復雜,關系到倉配物流基礎設施,關系到科研的落地與轉化,是一個苦活累活,不是一個馬上就能見效的活;所謂堅決,考驗的是拼多多能夠真正克服市場和股東對短期盈利的追求,在農業這樣一個需要長期投入的領域,真正踐行“長期主義”,克服各種干擾,堅決堅守,堅決投入。

但是,耐心和堅決,本質上都屬于知易行難,這將是拼多多和陳磊在下一階段面對的真正考驗。從另外一個角度上來說,這可能也是陳磊能夠給予拼多多的最大價值,給予億萬農民的更深遠價值——這么說,有點托大,但仔細想想,不就是這么回事嗎?往小了說,科技改變的、商業模式改變的,是購買場景、消費體驗、生活質量,往大了說,不就是每一個具體個人的生活嗎。

重任在肩的陳磊剛剛交出了一份答卷,挑戰勢必次第展開,而陳磊的耐心和堅決,將決定他和拼多多的未來之路。(魯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