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受監管部門推進金融機構普惠讓利以及加大撥備計提力度抵御不良風險的影響,銀行業利潤增長有限。同時,年內銀行發揮“金融穩定器”的作用,針對實體經濟的信貸投放力度不斷增強。而隨著內部利潤留存受限、對外信貸投放增長,銀行業的資本補充壓力與日俱增,對于補充資本的渴求也愈發迫切。

在此背景下,作為補充資本的有效工具,銀行二級資本債、永續債等債券發行再創新高,銀行債券發行正處于加速進行時。與此同時,政府用于補充中小銀行的2000億額度專項債也傳出落地消息,已有銀行欲申請專項債以進行資本補充。

9月銀行債發行屢創記錄

近段時間來,銀行發債日益火熱。二級資本債、永續債發行在各個方面刷新記錄。

9月份,上市銀行二級資本債發行規模迎來年內最高峰。Wind數據顯示,9月上市銀行合計發行二級資本債2400億元。而1-8月上市銀行二級資本債累計發行規模為2380億元。換而言之,上個月二級資本債的單月發行量超過前八月總和。

據財經網金融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銀行二級資本債發行規模已超過5300億元,發行主力為國有大行,部分股份行緊隨其后。其中,工商銀行、建設銀行、中國銀行的發行規模均超過600億元。農業銀行、交通銀行、民生銀行、浦發銀行、中信銀行的發行規模也在300億以上。此外,建設銀行還在9月22日公告稱,董事會同意建設銀行在取得股東大會及相關監管機構批準的條件下,擬發行不超過1600億元人民幣等值的二級資本工具,用于補充該行二級資本。

二級資本債發行升溫折射出當前銀行業資本吃緊的現狀。國信證券在《如何投資商業銀行二級資本債?》專題報告中指出,我國商業銀行資本緩沖墊減小,面臨較大的資本補充壓力,而“二級資本債是銀行補充二級資本的重要工具。”

事實上,在資本補充壓力下,銀行正在不斷拓寬獲取資本的渠道。據財經網金融了解,去年一月份正式面世的商業銀行永續債,當前已成為銀行補充資本的“新寵”。

據統計,去年共有15家銀行發行了5696億永續債。彼時,銀保監會在中國銀行獲批發行首單商業銀行永續債時在官網披露稱:“這是我國商業銀行獲批發行的首單此類新的資本工具,有利于進一步充實資本,優化資本結構,擴大信貸投放空間,提升風險抵御能力。同時也有利于豐富債券市場投資品種,滿足投資者多樣化需求。”

今年以來,銀行發行這一新型工具的熱情更甚。企業預警通App數據顯示,銀行永續發行隊伍正在持續擴容,年內已有28家銀行發行了31只永續債,發行規模合計4913億元。

其中,單是9月份便有8家銀行發行永續債,這也是自去年年初銀行永續債落地以來發行銀行數量最多的一個月份,突破了今年5月份共有5家銀行發行永續債的紀錄。

值得注意的是,發行永續債的銀行類型在不斷增加。年內深圳農商行發行了首單農商行永續債,浙江網商銀行發行了首單民營銀行永續債,齊魯銀行入列使得永續債發行隊伍中出現了新三板掛牌銀行的身影。截止目前,銀行永續債發行隊伍已經涵蓋國有行、股份銀行、城商行、農商行、民營銀行等各類銀行機構。隨之轉變的是,永續債的發行主體由去年的國有銀行、股份行轉變為今年的以城農商行為代表的中小銀行。

分析人士指出,造成這一轉變的原因主要包括兩方面,一來中小銀行的資本補充渠道有限,永續債是其補充資本金的有效手段。此外中小銀行是支持區域經濟的主體,對支持地方小微的的下沉更為明顯,在監管要求普惠讓利扶持小微的背景下,中小銀行的信貸投放規模增長更為迅速。

專項債落地受追捧

在銀行著手補充資本的同時,年內監管層也屢次提及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補充資本事項,而從監管表態中不難看出,合理運用債券工具仍是推進銀行資本補充的重要手段。

4月份國新辦舉行了“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規模,強化對中小微企業普惠性金融支持”發布會,會上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提及,通過加快處置不良資產、做實資產分類、加大撥備計提和利潤留存,增強銀行內源性資本補充能力。通過發行普通股、優先股和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二級資本債等方式,拓寬銀行補充資本渠道和方式。而央行在召開2020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時也提及,推動中小銀行資本補充,重點加大中小銀行發行資本補充債券支持力度。

7月份,中小銀行資本補充迎來重磅利好——7月1日,國務院召開的常務會議決定,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限額中安排一定額度,允許地方政府依法依規通過認購可轉換債券等方式,探索合理補充中小銀行資本金的新途徑。據了解,政府專項債的額度為2000億元,將用來支持18個地區的中小銀行補充資本。

由公開信息可見,目前已有部分地區和銀行試水專項債。此前溫州銀行官網披露的增資擴股方案顯示,在此次增資擴股過程中,認購方式之一便是而老股東(含股東指定的關聯方)未足額認購的部分,通過地方專項債券資金籌集,由溫州市人民政府指定特定主體認購。

除此之外,內蒙古的烏海銀行和廣西北部灣銀行也披露消息,已召開會議分別審議了《關于申請地方中小銀行專項債券資金補充資本金缺口的議案》以及《廣西北部灣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請自治區政府專項債資金支持公司補充資本金方案》。

相關媒體也報道稱,日前陜西省關于使用地方專項債補充中小銀行資本實施方案已經起草完畢,并獲得省政府通過,即將上報銀保監會。據悉,此次專項債金額共計46億元,主要用于農商行的資本補充。

據財經網金融了解,在關于專項債注資中小銀行的方式中,主要有兩種討論:一是地方財政部門及其受托人(主要為國有企業)履行其地方國有金融資本的出資人職能,將專項債募集資金通過增資擴股的形式注資給中小銀行;二是通過專項債募集資金認購中小銀行發行的資本工具(如可轉債、永續債、二級資本債等)。

國海證券分析認為“整體來看,地方政府用專項債的部分額度,通過認購可轉債的方式,補充中小銀行資本金這一創新模式,如果能夠得到有效的實施,不僅可以緩解中小銀行資本金補充的壓力,助力實體經濟的恢復,也可以間接推動國內中小銀行的深化改革。”

銀行債助力資本補充

具體看來,年內銀行業補充資本的壓力較重。銀保監會披露的統計數據顯示,截止今年二季度末,我國商業銀行的整體資本充足率出現輕度下滑,商業銀行(不含外國銀行分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47%,較上季末下降0.41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1.61%,較上季末下降0.34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為14.21%,較上季末下降0.31個百分點。而A股36家上市銀行截至二季度末的平均資本充足率13.89%,較去年年末下降0.42個百分點。

國信證券在上述報告中表示,我國商業銀行資本緩沖墊減小,面臨較大的資本補充壓力的原因主要包括四方面:“一是伴隨金融系統讓利實體經濟政策的不斷落實,銀行凈息差明顯收窄,補充核心一級資本能力下降;二是經濟下行壓力疊加疫情沖擊,信貸投放規模創新高,資產規模擴張提高銀行補充資本需求;三是疫情長尾效應使不良壓力加大,潛在不良風險對資本的侵蝕不容忽視;四是非標回表以及TLAC監管的逼近提高了銀行補充資本的緊迫性。”

普華永道此前發布的報告也提到,2020年上半年,上市銀行各級資本充足率普遍下降。為緩解資本壓力,各家銀行通過定向增發、配股、優先股、永續債、可轉債、二級資本債等不同渠道發行資本工具,夯實資本。

由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學術總顧問吳曉靈牽頭完成的《深化中小銀行改革,提升服務小微企業質效――當前中小銀行面臨的主要問題與對策建議》專題報告中指出,應簡化二級資本債、永續債等資本補充工具審批程序,縮短審批的時間,或者探討是否可以更多地采用備案制;放寬中小金融機構補充二級資本或其他一級資本的條件,放寬對投資者的限制,提高流動性。此外,還應創新補充資本的渠道,比如一些非上市的可轉債、轉股型的二級資本債等。(作者:王欣宇)